Usdt自动充值接口

滴滴把一帮LP给救了

admin 2023年01月19日 快讯 1 0

soi cầu xsmb vip(www.vng.app):soi cầu xsmb vip(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soi cầu xsmb vip(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soi cầu xsmb vip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soi cầu xsmb vip(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 (ID:China-Venture),作者:曹玮钰,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滴滴又回来了。


1月16日,滴滴出行发布微博称,经过全面整改,即日起恢复“滴滴出行”新用户注册——这意味着经过一年多的低谷期,滴滴终于迎来转机。


二级市场的表现是市场信心和预期的重要指标。事实上,滴滴虽然已经退市,但自去年四季度以来,滴滴在粉单市场的价格一路回升,已从最低点的1.25美元悄然涨至5.05美元。1月16日当天美股休市,但市场对这一利好已有预期,种种迹象似乎也在表明回归迹象,如今只需静待下一步靴子落地。


总归是个积极信号,平台企业某种程度的“松绑”,也释放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我最关心的是,背后的股东和LP大概终于松了口气——收复失地有望了。


滴滴在二级市场的操作实在命运多舛。


滴滴于2021年6月30日纽交所上市,发行价14美元,市值约为680亿美元。IPO之际,滴滴曾获超过10倍超额认购。但上市后滴滴就遭遇网络安全审查,APP下架、暂停新用户注册等一系列问题,股价一路走低,6个月锁定期结束后,滴滴股价已跌至5美元左右。


登陆美股不到一年时间,2022年6月10日,滴滴就从纽交所退市,股价仅为2.29美元,市值仅剩110多亿美元。这意味着绝大多数股东彻底套住,即便强行退出,损失也很惨烈。


近年IPO折戟的案例着实不少,当真埋了一批又一批LP。


就说近期的几个案例:仅次于宁德时代、比亚迪的国内第三大动力电池生产商中创新航,上市前引得明星资本纷纷“团购”,上市前估值高达580亿港元。但上市首日即破发,一路震荡下行,如今市值腰斩到350亿港元左右(2023年1月18日数据);机构抢破头也投不进的“辣条第一股”卫龙,上市前估值曾一度高达600亿元,IPO后估值缩水六成至240亿元左右;长期“缺血”的零跑汽车,融资8轮累计120亿元人民币左右,但也没逃过上市即破发的命运,仅用两个交易日股价腰斩,如今市值309亿港元左右。


作为融资“神操作”的祖师爷,滴滴算得上移动互联网时期“烧钱换增长”的典型,5年融近20轮次、超过200亿美元,让滴滴迅速成长为巨型独角兽。滴滴也有着相当豪华的股东阵营,包括软银、Uber、腾讯一页A4纸都打不完的数十家机构支持,几乎囊括所有有头有脸的机构,持股结构高度分散,这还不算不具名股东——当年LP市场流转着数不清的滴滴专项基金,场面甚是壮观。


当庞大LP群体撞上了曲折的IPO,就是无数个疼痛的投资故事。我听到了滴滴不同时期的两个故事,很是值得玩味。


  • 故事一:2018年左右,某三方平台滴滴专项基金的LP因为滴滴负面新闻不断,十分不满提出清算,但当时基金净值已经跌破本金,LP闹了一番无果,也只得“苟着”。2022年,该基金的净值已经跌到可怜的0.2左右,LP至今仍集体套着。


  • 故事二:滴滴退市前的股价低谷,有些LP找到GP要求退出,但囿于锁定期没能成行。退市前一度有很短的可减持空档,有些LP要签变更协议,但被GP按住了手。就是在这段时间,滴滴的粉单市场股价一路从1.25美元涨到了最高5.05美元,上涨400%,市值也回到了220亿美元。


跨越时间的不同故事,呈现了一出大型的中国LP市场教育现场。


我理解LP的“怕”。VC的商业模式其实很脆弱,原因之一在于退出渠道的狭窄和被动,如果没有上市预期,几乎可以宣告该笔投资的失败。当DPI成了悬在头顶的紧箍咒,IPO成了最不可控的环节,及时抽身止损无可厚非。


但“退”也分情况,一种是基于投资判断和资金效率的“退”。截至目前我听到最牛的滴滴退出操作,来自某头部美元基金。该基金在较早期轮次投进滴滴,在滴滴倒数最后某轮将绝大多数老股转手软银。当时滴滴估值已超过500亿美元,基本是估值的最高点。该机构的理由也很简单,想等到滴滴估值超过1500亿美元,可能还需要10年时间,从资金使用效率来看不那么值当。


回头来看,这波操作实在聪明。这个案例也成了该机构引以为傲的退出案例,日后每逢募资见LP都会拿出来讲一遍。


第二种“退”,是当被投公司遭遇危机或不可抗力,股东和LP应该拿出怎样的姿态,是不是能做到那句挂在嘴边的“陪伴”。从滴滴的案例来看,至少LP是普遍拿不住的。当然,我相信很大部分原因是基金周期的掣肘,但好的投资回报,很多时候都是时间的礼物,这需要长期主义,需要“拿得住”的耐心,这种耐心可能靠运气,也可能靠经验。


如果我们回归基本面,来评判滴滴的商业模式,是不是一家好公司?毫无疑问是的。套用张坤对好公司的评判标准,滴滴的商业模式符合标准——商业模式好,行业格局清晰,竞争力强。自滴滴美股退市以来,打车软件市场群狼四起,虽说滴滴一度超过90%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依然保持在60%~70%左右,这个比例乘以庞大中国市场的这个基数,依然是个可遇不可求的惊人规模。


再来,遇到不可抗力,滴滴躺平了吗?毫无疑问也没有。滴滴的基本盘依然稳固。虽说App下架了一年多,但存量用户端的使用依然丝滑,整体业务运行平稳,出海、造车、外卖等新业务也在不断推进。如果没有咬牙的坚韧,没有一家公司能抗得过这天大的波折并且迎来转机。


这不就是当下市场最需要的企业家精神吗?


没有逃避,没有摆烂,在高德、美团、曹操“群狼四起”的打车软件红海市场,滴滴紧紧守住头部的市场份额,无人撼动。商场历来成王败寇本就残酷,更何况外部环境瞬息万变。虽然n位投资人都对我说,没有下一步实锤,滴滴的未来依然不好预知,也很难说如今的积极信号是否意味着滴滴可以再次上市,让投资人实现退出。


但至少在当下,我们看到滴滴熬过了只能耕耘存量的无望时期,也看到市场信心的提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 (ID:China-Venture),作者:曹玮钰

Usdt自动充值接口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滴滴把一帮LP给救了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各界人士齐聚达沃斯共话加强合作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